程耀伦:我学山水画

    我童年时即喜欢捏泥巴、乱涂画,读小学、初中时出墙报、画漫画,参军时是部队的美术骨干……真正学习中国画,是在上世纪80年代初,有幸得到我省著名书画家郑若泉先生启蒙,之后艰辛自学,至今日已三十余载。


程耀伦学山水画


    在这几十年的自学中,我苦临前人佳作,足遍名山秀水,挑灯读书,请教师友……逐步感觉到:艺术水平的提高需要多方面的修养,但关键还是有个正确的学习态度。我的目标是:继承传统,力求新意;借鉴今人,博纳众长。


    山水画始于隋而成于唐,经五代、两宋发展,画法大备,达到全盛。元、明、清各朝,画派繁多,面貌多异。我在学习传统时,比较偏爱元“四家”、清“四王”及石涛、石溪二僧。从读、临这些前贤的作品中锤炼了笔墨语言。我觉得,不论山水画怎样发展,流派怎样繁多,    但中国画笔墨这一根本都是必须恪守的,而且对笔墨的认识和发挥也是提升山水画艺术水平的一个重要前提。黄宾虹以独特的笔墨技法和精神高度成为一代巨擘;李可染的笔墨则融入了时代精神,焕发着时代所赋予的灿烂光辉……任何一门艺术的发展和创新都离不开传统,山水画的发展和创新同样也要在传统的基础上进行。因此,要发展山水画,必须继承笔墨这一根本传统。


程耀伦学山水画


    当然,对笔墨的追求,对传统的继承的同时,也应该有发展的精神。要以读书明理为本,静心读书、读画,去体会古人“澡雪精神”、“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的”的境界。黄宾虹说:“师古人之心,不师古人之迹。”所以我们师古人的同时,还要师造化,从真山真水中领悟山川灵淑之气,参解造化元胎之理。可染先生说的“苦读传统与生活两本大书”,至理也。若用中国画的传统精神来审视我国绘画史上的各种流派,就不难发现,一切优秀流派、优秀画家都是既继承了传统精神,又有自己独特的风格,正所谓“以古人之规矩,开自家之生面”。


    孔子云:“三人行则必有吾师。”当今山水画坛流派纷呈,风格各异,名家高手如林,师古不泥古,“苟日新又日新日日新”。常听人讲,谁的画不好,谁的画极好。我想,可能这些人还不知道艺术作品的好坏标准吧!艺术观念是多元的,其表现形式也是多样的。我们可以偏爱某一家,但绝不能把这种偏爱当作评判艺术作品的一般标准,更不应该为了标榜自己而去否定他人!

相关标签:
程耀伦
山水画
猜你喜欢
  • 专访寿县绘画艺术家姚玲

    姚玲,女,安徽寿县人。现为安徽省美术家协会会员、寿县政协第十六届常委、寿县文联常委、寿县青少年书画大赛评委、寿州书画院画家、寿县美术家协会副主席。 姚玲女士师从著名花鸟画家朱宝善先生,朱先生为安徽画坛名家,科班出身,以毕生精力专攻写意花鸟,作品简约古朴、苍润老辣。姚玲女士一方面继承了老师的笔墨之功,同时师造化,从生活中去感悟;重视画外之功,从诗书去中品味。因而,她的作品见传统,见笔墨,见学养...

    标签:寿县,姚玲,绘画家,牡丹
  • 程耀伦:我学山水画

    我童年时即喜欢捏泥巴、乱涂画,读小学、初中时出墙报、画漫画,参军时是部队的美术骨干……真正学习中国画,是在上世纪80年代初,有幸得到我省著名书画家郑若泉先生启蒙,之后艰辛自学,至今日已三十余载。 在这几十年的自学中,我苦临前人佳作,足遍名山秀水,挑灯读书,请教师友……逐步感觉到:艺术水平的提高需要多方面的修养,但关键还是有个正确的学习态度。我的目标是:继承传统,力求新意;借鉴今人,博纳众长。...

    标签:程耀伦,山水画
  • 中国古代擅长画梅花的画家有哪些?

    “不要人夸好颜色,只留清气满乾坤”,梅是岁寒三友之一,花中四君子之首。梅于冬春开花,称报春花使,独放于百花之前。梅,或山岗或庭院,或独秀或繁,秀而不妖,清而不寒,慧而不傲。梅花是中华民族与中国的精神象征,具有强大而普遍的感染力和推动力。梅花的品格与气节几乎写意了中国人“龙的传人”的精神面貌,作为中国人,也当修梅品梅骨梅魂。 自古至今,全国上至显达、下至布衣,对梅花的喜爱从未间断。中华文化中,...

    标签:梅
  • 丰子恺漫画中的年味:红灯照得满堂红

    图 |丰子恺我幼时不知道阳历,只知道阴历。到了十二月十五,过年的气氛开始浓重起来了。我们染坊店里三个染匠全是绍兴人,十二月十六要回乡。十五日,店里办一桌酒,替他们送行。这是提早办的年酒。商店旧例,年酒席上的一只全鸡,摆法大有讲究:鸡头向着谁,谁要被免职。所以上菜的时候,要特别当心。但是我家的店规模很小,一共只有六个人,这六个人极少有变动,所以这种顾虑极少。但母亲还是很小心,上菜时关照仆人,必须把鸡...

    标签:丰子恺,国画漫画,写意漫画,丰子恺漫画
  • 张儒刚国画作品赏读

    张儒刚的名头不一定十分响亮,也许知道的人并不多,但名头又岂能和作品划等号的?当今之世最不可信的就是名头!一个人有几斤几两不是靠名头来加码的:修养是山,名头只是风!张儒刚的作品让我读出了一种重量,那既是人品的重量,更是艺术的重量!张儒刚的授业恩师是著名花鸟写意画家崔子范、张立辰两位前辈,虽同是写意大家,但两位老师的艺术风格迥异,对写意的理解各有真知灼见。张儒刚是幸运的,他在两位写意大家的笔墨中找到了...

    标签:国画,张儒刚,张石,老北京记忆,北京国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