程耀伦:我学山水画

    我童年时即喜欢捏泥巴、乱涂画,读小学、初中时出墙报、画漫画,参军时是部队的美术骨干……真正学习中国画,是在上世纪80年代初,有幸得到我省著名书画家郑若泉先生启蒙,之后艰辛自学,至今日已三十余载。


程耀伦学山水画


    在这几十年的自学中,我苦临前人佳作,足遍名山秀水,挑灯读书,请教师友……逐步感觉到:艺术水平的提高需要多方面的修养,但关键还是有个正确的学习态度。我的目标是:继承传统,力求新意;借鉴今人,博纳众长。


    山水画始于隋而成于唐,经五代、两宋发展,画法大备,达到全盛。元、明、清各朝,画派繁多,面貌多异。我在学习传统时,比较偏爱元“四家”、清“四王”及石涛、石溪二僧。从读、临这些前贤的作品中锤炼了笔墨语言。我觉得,不论山水画怎样发展,流派怎样繁多,    但中国画笔墨这一根本都是必须恪守的,而且对笔墨的认识和发挥也是提升山水画艺术水平的一个重要前提。黄宾虹以独特的笔墨技法和精神高度成为一代巨擘;李可染的笔墨则融入了时代精神,焕发着时代所赋予的灿烂光辉……任何一门艺术的发展和创新都离不开传统,山水画的发展和创新同样也要在传统的基础上进行。因此,要发展山水画,必须继承笔墨这一根本传统。


程耀伦学山水画


    当然,对笔墨的追求,对传统的继承的同时,也应该有发展的精神。要以读书明理为本,静心读书、读画,去体会古人“澡雪精神”、“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的”的境界。黄宾虹说:“师古人之心,不师古人之迹。”所以我们师古人的同时,还要师造化,从真山真水中领悟山川灵淑之气,参解造化元胎之理。可染先生说的“苦读传统与生活两本大书”,至理也。若用中国画的传统精神来审视我国绘画史上的各种流派,就不难发现,一切优秀流派、优秀画家都是既继承了传统精神,又有自己独特的风格,正所谓“以古人之规矩,开自家之生面”。


    孔子云:“三人行则必有吾师。”当今山水画坛流派纷呈,风格各异,名家高手如林,师古不泥古,“苟日新又日新日日新”。常听人讲,谁的画不好,谁的画极好。我想,可能这些人还不知道艺术作品的好坏标准吧!艺术观念是多元的,其表现形式也是多样的。我们可以偏爱某一家,但绝不能把这种偏爱当作评判艺术作品的一般标准,更不应该为了标榜自己而去否定他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