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朱耷《猫石图》卷鉴赏赏析

    八大生于末世皇族,江山易姓,同时又一生坎坷,怀才不遇,他的画带着悲愤、郁闷、倔强、失落、晦涩,但如果没有在绘画艺术上的不断进取,他不可能取得如此辉煌的成就,也不可能成为大写意花鸟画领域的一座丰碑。


    八大的大写意花鸟画从青藤、白阳一路而来,而更富空灵、野逸之美。在计白当黑,虚空容谷上,八大以少敌多,极其娴熟地运用意象语言,最大限度地把空间布白、书法和印章的视觉作用利用起来,物象虽少而纳乾坤,落笔寥寥而毕意态。


清 朱耷《猫石图》卷

清 朱耷《猫石图》卷(点击查看大图)


    此图为朱耷71岁所作。全幅景致简洁,绘一只白猫蹲于石巅上拱背缩身,与山石浑然合成一体。它闭目养神,全然无心观赏四周花、兰花等俏丽的景致。作者显然运用了象征隐喻的手法,将客观的意象与主观的意识作了巧妙而含蓄的结合。他以心静如水的猫暗喻自己在清王朝统治下不闻不问,远离世俗的隐遁行为。图中叶及无名花草以墨气淋漓的泼墨法绘成,与白描勾勒,寥寥数笔的猫、石形成视觉上的黑白对比,不同色调的深浅变化,丰富了画面的空间层次,从而使全卷既充实又空灵。


    画幅右上方署款“丙子夏日写八大山人。”钤“可得神仙”、“八大山人”(白文)印2方。幅上又钤“遥属”(朱文)、“禊堂”(白文)等。左右角钤鉴藏印“文心审定”(朱文)、“宝贤堂”(朱文)、“蒙泉书屋书画审定印”(白文)等7方。“丙子”为清康熙三十五年(1696年)。